<legend id="f49uj"><pre id="f49uj"></pre></legend>

      <span id="f49uj"><kbd id="f49uj"><tt id="f49uj"></tt></kbd></span>
        <th id="f49uj"></th>
      1. <span id="f49uj"><p id="f49uj"></p></span>

          守望黃河源頭32年鑄“水魂”

          機構 | 2021-03-29 11:19:33
          時間:2021-03-29 11:19:33   /   來源: 壹點網      

          有這么一個大學生,畢業第一志愿堅決去最艱苦的地方; 靠著骨子里的韌勁打出屬于自己的品牌“瑪多打冰機”;1977年從開封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到海拔4500米的萬里黃河第一站, 32年如一日堅守瑪多水文站,青絲變白發.......

          他就是——黃河水利委員會勞動模范、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 、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畢業生謝會貴。

          守望黃河源頭32年鑄“水魂”

         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

          1977年,即將畢業的謝會貴干出了一樁轟動校園的事情,他向學校遞交了一份決心書,表示“好男兒志在四方,我們應該 到最艱苦的地方!”大家都知道,水利行業最艱苦的地方在黃河,黃河上最艱苦的是水文,水文最艱苦的是上游,上游最艱苦的地方是源區,而源區最艱苦的地方在瑪多,這里被稱為生命禁區。

          出生在青海的他對瑪多的艱苦十分清楚??墒?,“青海是我的家鄉,我自己都不去,誰還會去呢?”就是這么簡單的想法,年輕的小伙子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收拾好行李,懷著對青藏高原、對家鄉的美好憧憬,從開封來到了西寧。

          “剛到瑪多時真是不適應。當時,這個沒有電、連沒有煤油燈,做飯只能燒牛糞。開水永遠只能燒到80攝氏度,米飯永遠是夾生的……”

          “你當時是不是很后悔?”

          “是的,我感到很絕望,我一個堂堂的大學生,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地方這么艱苦,很難以想象啊!我哭了!也很想家!”

          “那你后來又怎么留下來了?”

          “我是自愿到瑪多來的,給學校的決心書也是自己主動遞交的,我不能這樣就打了退堂鼓。必須信守諾言,絕不能當逃兵。”

          瑪多水文站,當時的艱苦遠遠超出了謝會貴的想象。高原反應帶來的頭痛欲裂、心慌胸悶、喘氣困難,折磨得謝會貴有些后悔當初的選擇。他突然很想家!難以克制地想家!在瑪多水文站堅守了多年的老站長,看著這個20歲、還有些單薄的小伙子,主動提出讓他回家住些日子。但謝會貴在家住了不到20天,還是返回了水文站。

          就這樣,21歲的謝會貴在這里留了下來,而這一“待”就是32年。

          在謝會貴眼中,高原的苦不是指高原反應的劇烈,也不是沒有蔬菜的物資匱乏,而是與世隔絕的無望,不能與外界及時溝通信息的寂寞。

          精神生活的空白是幾十年來最難忍受的。有一年春天,謝會貴的母親生病,他趕回家看望年邁的母親。當他無意間看見家門口盛開的無名小花時,居然忍不住激動地流下了熱淚。這些一般人都不會看在眼里的,連名字也叫不上來的小花,在謝會貴看來卻是那么的嬌美、那么的不尋常,因為他已經記不清自己有多久沒有看到如此繽紛絢麗的顏色,幾乎快要忘了世界上還有這么多的色彩。

          守望黃河源頭32年鑄“水魂”

          骨子里的韌勁打出屬于自己的品牌

          謝會貴的水文工作“一天一個點,一年一條線”,每一個點每一條線都凝聚著水文一線職工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的心血。

          在一年四季離不開火爐的瑪多,即使是大暑天的早晨也寒冷刺骨。然而,謝會貴和同事們每天早上8點,無論刮風下雨、天寒地凍,必須準時出門、定時巡測。

          謝會貴干的最多、最長久的工作,也是最危險的工作—--—操控鉛魚,隨著鉛魚探入水中、發出電鈴,水文人需要快速準確地記下一個又一個稍縱即逝的數據。時間和數字,都是最單調、最枯燥的,而他們的執著就是從單調里找到意義,從枯燥中發現樂趣。

          “何時測流是定時的,但何時結束是難以確定的,漲水期每測一份流量要用兩三個小時以上,每到防汛抗旱期,每天要測四五次;一旦洪水暴漲,處于龍頭位置的水文站要搶在第一時間測出水位、流量、含沙量等資料,為下游的抗洪搶險提供水情數據,也為黃河水資源的調配和水利樞紐提供寶貴的第一手水文數據。”謝會貴說。

          謝會貴靠著骨子里的韌勁兒,在短短兩年時間里,就摸清了他所在河段的河流特性和測驗方式,成為站里的骨干。到了冬季,要進行測流就需要先把厚達兩米多的積雪和堅冰清除掉,打冰機凍得無法工作,他們就靠人工打冰。1979年的冰期實驗,謝會貴是骨干,零下四多十度的惡劣環境中,謝會貴和他的同事硬是鑿一個冰孔喘半天氣地完成了冰期流量試驗。“瑪多打冰機”的頭銜也這樣當之無愧地落到了他的頭上。

          1991年的1月,室外達到了零下五十四度的極端溫度,破冰之后,謝會貴為了測到更精準的數據,穿著膠皮褲跳入河水中,差點被暗流卷走,等被撈起來時就像一個冰坨,同事們都以為他得休息幾天,然而,第二天,他又像平常一樣早早做好出發準備,而且又一次走在最前邊……

          32年如一日守望黃河源頭無怨無悔

          謝會貴不光打冰測流,多年來他都是力所能及地干本職工作以外的活。他兼職水文站司機,瑪多路況不好,陷車是常事,而且荒無人煙,修車時想找個石頭支一下都很困難,發動機也是動不動就想休息。這時候,謝會貴總是脫下大衣,用自己的胸膛溫暖發動機,再把衣服放在車輪下,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罷工的汽車從里面拽出來。謝會貴跑過的路更是不知有多少公里,可是他愣是一天的出車補助也沒有領過,開車、測流,一人干兩個人的活絲毫沒有怨言。

          謝會貴熱愛生活,也充滿生活情趣。就在樹都不長的瑪多,每年天氣轉暖的時候,他都會拿出平常收集的草籽精心地撒在水文站的小院里,使荒蕪的院落漸漸有了生命的綠色??粗蔷G油油的披肩穗一天天茁壯成長,謝會貴對幸福生活的渴望也在這個小小的水文站里一天天孕育長大。如今那里已經成了瑪多縣城的一道獨特風景——高原的綠色。

          隨著謝會貴工作時間越來越長,單位要把他從最艱苦的瑪多調到條件較好的水文站去,但他總是說:“瑪多雖說艱苦,可那兒的環境我早已適應了,情況也熟悉。反正工作總是要有人來做,與其換其他同志來吃苦,還不如我繼續在這里干。”這話聽著很平實,卻暗含著一股子比石頭還篤定的倔勁兒。

          2003年,謝會貴突發腦血栓,送到醫院時,他已經認不得人了。單位打算在西寧給他找個清閑點的工作,可等到單位領導再次到醫院看望他時,他卻不見了蹤影,又毫無懸念地又出現在那個叫瑪多的地方……

          謝會貴憑著對母親河的熱愛、對這份平凡事業的全身心投入,執著和堅韌地守望著黃河源頭。謝會貴和他的同事們用青春在瑪多測量了黃河源頭各個季節、各種氣候、各類不同自然條件下的流量、蒸發量、降水量、泥沙量等數以萬計的水文數據,這每一個高精度的水文數據,都是防洪減災、水資源開發利用、流域生態環境保護、水污染監測治理等方面的第一手數據,為打造數字黃河夯實了基礎。謝會貴的偉大在于他忠誠于水文事業,將平凡做到了極致。

          三十年如一日,他扎根高寒缺氧的黃河源區,埋頭苦干、認真負責、忠于職守、甘于寂寞,發揚了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忍耐、特別負責任、特別能奉獻的精神,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和忍受的困難,無怨無悔,把自己的理想和人生融入了治黃事業,用行動詮釋了水利行業精神。(魏豪)

          謝會貴簡介:黃河水利職業技術學院(時名:黃河水利學校)陸地水文751班學生,1977年就職于黃河水利委員會上游水文水資源局(時名:蘭州水文總站),在海拔4500米的萬里黃河第一站——瑪多水文站堅守32年。榮獲黃河水利委員會勞動模范、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等。

          免責聲明:市場有風險,選擇需謹慎!此文僅供參考,不作買賣依據。

          • 友情鏈接

          免费人成视频19674不收费

              <legend id="f49uj"><pre id="f49uj"></pre></legend>

              <span id="f49uj"><kbd id="f49uj"><tt id="f49uj"></tt></kbd></span>
                <th id="f49uj"></th>
              1. <span id="f49uj"><p id="f49uj"></p></span>